銀聲音

有人把心剜出來濕淋淋交在你手上。

廣告

High Five如果不提廠牌,應該不會被懷疑這是業配文吧,真是戰戰兢兢的時代啊。總之,最近得到了一顆無線喇叭。正方體邊長五公分的無線喇叭,黑邊線白平面,像仙人在雲中伸出了霧般的手,將數學課本裡的幾何形狀拎起,在掌中翻了一翻宛然而立。

由於個性有神經質又欠缺慧根的一面,我有點排斥各種聲響形式,偏好的音樂範圍也非常非常狹窄,睡前不能聽否則睡不好,工作不能聽否則做不出來,家裡也一向沒有什麼放音裝置。專心時如果有人對我說話,極為厭惡煩躁。

沉默總是我的金。我感到沒有比聽覺更侵略的事,言語都願能免則免,畢竟它最終總不會是橋,而是彼此藉以發射絕望的銀針。

但這顆喇叭模樣巧妙可愛,又是無線的,誰能不喜歡無線呢?它那麼自由,不絆倒人,乾乾淨淨,不拉扯,實在是有恩無怨。

我未帶特別期望地試著將它與手機與電腦連接起來,十分順利。播放也十分順利。它的聲音出人意料地透澈,像秋日的藍天白雲,高昂清朗如長空。如果聲音有形狀,一切都跟這立方體一樣玲瓏。我很訝異如此肥皂般的小東西效果這麼好,一面讚歎科技惠人無數,一面為了自己少見多怪的落後感到羞恥(它早就問世許久了⋯⋯),一面又為在生活中有這類微小得用的事物感到喜歡。

它放在哪裡都可以,正因放在哪裡都可以,移動性讓原本摺疊的音線抖開了立體的場景。如果在書架上,鋼琴的音符就如雨墜落於後頸;如果在案前,三重奏是迎向眼前的海浪。我也會讓它真的放出海浪與雨聲,然後陷入其中。

有一次我散散漫漫,琢磨著某件心裡的事,隨手放一支民謠歌手的歌,無意識將喇叭在兩手間交過來交過去像魔術方塊把玩,才發現,因為它的效果遠勝手機擴音器,簡直像將歌聲具象捧在手心,童話故事中海妖捉拿了小美人魚的聲音在貝殼裡,就是這感覺吧。每一聲每一句即使換氣都微微震動,顫抖地進入皮膚,真像有人把心剜出來濕淋淋交在你手上,且唱又且跳動。我困惑地考慮起物質如何在形式中達到形式外的神秘。

科技求取便利與趣味的路途中,當然常有這樣意外的人性時刻,但那瞬間,我還是嚇了一跳,覺得有點棘手,雖然感觸恍惚美妙,但真的無法將它握住太久,好像輕輕一捏誰的靈魂就會出血。

後來我就很少隨意將它拿在手上,總是安安靜靜貼著木桌,書本,等等無機的表面。後來我重新開始聽一些忘記很久的音樂。

比較少年的時期,我以為魔幻時刻必然是金的,是虹的,是忽然閃爍的,是火花燦濺的,因其不壽不永而永恆詩意。但現在,我開始覺得生活中真正的魔幻,是發現那些金質終被磨得見底後,還有一層濛濛的銀撐在裡面,佈滿了細小溫柔的刮痕;我開始覺得,魔幻是在你以為自己堅固無隙的時刻,忽然得到一首歌,那首歌,究竟也不曾真正唱了些什麼,你聽見的時候,回頭對人笑笑,笑得像塊金子,可是心中,淚流滿面,滴出了銀色的聲音。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